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电车痴汉

當前位置: 首頁 » 公司動態 » “轉型之痛”如何減輕

公司動態

“轉型之痛”如何減輕

發布時間:2011-10-08
  這個月,市商務委得到好消息——歷經數輪審核,“上海大虹橋服裝服飾出口創新基地”終獲國家商務部初步認定,成為首批國家外貿轉型升級專業型示范基地,經過國家商務部網站公示,預計近期即將授牌。

  去年底,一個“上海大虹橋服裝服飾出口創新基地”悄然成立。它由散布在全市的15家外貿服裝服飾龍頭企業組成。這些企業有的做面料生意,有的做外貿流行女裝,有的則是專做消防服……不過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都擁有自有品牌。

  為何要建立這樣一個以品牌作為“入會”首個條件的外貿創新基地?這個基地的創新運轉模式,對于上海外貿企業轉型、外貿結構升級具有什么樣的意義?帶著這些疑問,不久前記者走入了一家家出口創新基地的成員企業,了解他們身處上海外貿業轉型關鍵階段的真實感受,調研他們加入 “創新基地”后呈現出的種種變化。記者發現,這個創新基地的經驗耐人尋味。

  政策與資金對接企業需求

  【調查】

  去年,商務部下發關于開展外貿轉型升級示范基地培育工作的函,希望經過5—10年培育,在全國形成一批出口帶動效應強、產業優勢明顯、區域特色鮮明、公共服務體系完善、龍頭企業作用突出的外貿轉型升級示范基地。

  外省市許多地方有很多某一特定行業的產業集聚區,如襪子之鄉、陶瓷之鄉等,而市商務委外貿發展處工作人員發現,作為直轄市,上海地域范圍和經濟發展程度與其他地方很不同,要找到某個特別突出的傳統勞動密集型產業類別,不符合上海的現實,像上海的紡織服裝業,生產環節大多已移至市外。

  調研中,市商務委看到一個現象:大浪淘沙,上海保留了一批昔日的面料服裝外貿龍頭企業,比如上海絲綢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1949年成立的中國蠶絲公司,目前是國內最大的服裝出口企業;比如上海新聯紡進出口有限公司,滬上第一家工貿結合的重點進出口企業,其向歐美出口的襯衫、成衣、褲子等均居全國前列……像這樣規模大、基礎好的紡織服裝類外貿企業,是上海外貿的一支中堅力量。但由于傳統的外貿模式日漸式微,特別是金融危機后歐美貿易保護壁壘加劇,對他們原有的經營模式帶來挑戰。

  這些行業龍頭還有個共同點,他們都儲備了自有品牌,“從代工到設計”的轉型也在慢慢推進。絲綢集團苦心經營十年的LILY品牌,在國內30多個省市開設了200多家零售店鋪,并在海外十多個國家開設了20多家專賣店;新聯紡的“新聯”商標先后在美國、加拿大、歐盟、日本等34個國家和地區成功注冊,近年來自行開發新產品并申請專利162項。

  不過,企業自身的探索之路是艱難的。絲綢集團董事長徐偉民坦言:目前為止,LILY品牌在盈利平衡點上掙扎,所創造的價值在絲綢集團中占比甚微。

  市商務委漸漸形成了一個創新的思路:既然這批企業有基礎,又有轉型的沖動,而光靠他們自身,瞻前顧后難下決心,何不以政府推動?

  共識形成了:上海創建外貿轉型升級示范基地,要打破地域上的局限,要在模式上創新,不是以產品為紐帶,而是以品牌為主線,將這些企業組成聯合體。去年8月17日,“上海大虹橋服裝服飾出口創新基地”掛牌成立,由上海絲綢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新聯紡進出口公司等15家服裝服飾龍頭企業組成。

  這個 “大虹橋基地”去年的銷售總額超過400億元,出口貿易總額47.9億美元,占上海紡織服裝出口的三分之一。目前,基地已擁有各類品牌數量156個,其中獲國家及上海市級著(馳)名品牌49個,被評為國家及上海市級著(馳)名商標11個,在國外注冊商標數量644個,獲主要出口國(地區)的認證數量11項??梢哉f,上海分散的面料服裝出口主力已經被這個基地聚攏在了一起。

  【思考】

  外貿轉型的想法提了多年,但推進速度卻很慢,關鍵是政府部門摸不準企業真正的需要。金融危機成為一個契機,正是在危機后外貿環境巨變,促使企業更有決心、有動力去改變,而政府部門此時推出創建出口創新基地的引導機制,能夠將政策與資金扶持,有效地與企業需求對接。

  創新模式推動貿易便利化

  【調查】

  創新基地的框架搭起來了,建立了理事會共同管理。但這個基地的功能究竟是什么?如果只是簡單地把這些企業現有的規模和效益相加,顯然沒有多大意義。要讓這個組織形成更大的合力,創造出過去單打獨斗所不能達到的“聯合艦隊”價值,才是關鍵。 (下轉第3版) (上接第1版)今年4月,上海大虹橋服裝服飾出口創新基地與上海浦江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簽署了一份 “檢企合作備忘錄”,檢驗檢疫部門明確了“精細化服務”原則,對大虹橋基地內不同企業實施分類管理,對質量管理較優企業進行“信用監管”,按照全國通行標準對企業自身的檢測能力進行監督;對“一類企業”主推“驗證監管”,定期抽取一定比例的產品檢測;對“二類企業”,則監管更細致,幫助其提高產品質量。這是大虹橋基地成立后的首個重要動作,無疑對基地內的企業提升外貿產品質量、享受貿易便利化等方面帶來了好處。

  大虹橋基地從一開始就受到了更多政府部門的關注。董事長徐偉民說:“如果單獨一家企業要跟商檢部門談合作,簽備忘錄,恐怕不太現實。但現在以一個基地平臺的名義,管理部門給予優先扶持,而且扶持的是一個產業群體,這就比較容易達成?!?/p>

  不過,除了抱團贏得外界的扶持,各企業自身如何實現資源共享?市商務委給大虹橋基地的建議是,各企業發揮各自所長,分別牽頭發展公共服務平臺,把原先一家企業的特長升級成為基地內所有企業服務的公共平臺,從而帶動全行業產品的升級。

  上海紡織控股集團下屬的上海市紡織科學研究院依托其擁有長期的面料、纖維等領域的研究、檢測經驗,在大虹橋基地建立了公共檢驗檢測服務平臺。他們已獲批作為第三方檢驗檢測中心,受到商檢部門認定,可以為基地內成員企業提供檢測服務?!捌髽I產品只要通過它的檢測就能出口,具有與商檢部門相同的效力。這對分秒必爭的外貿生意來說,節省了時間就是節省了大量成本?!?/p>

  此外,大虹橋基地引入東方國際物流有限公司作為基地公共物流平臺,服務內容包括國際航運、國際船舶代理、國際貨運代理、國際集裝箱儲運、國際快遞、國際展覽運輸及報關、報檢等國際綜合物流業務。同時,將公共物流系統與企業貿易ERP系統對接,達到信息共享、流程精簡、效率提升的目的。

  【思考】

  基地的放大效應和共贏模式,驅動了企業去主動建設服務平臺、資源共享、抱團轉型。上海許多外貿龍頭企業國有色彩濃厚,由于考核機制缺乏彈性,相比于砸錢試做品牌,本能上更傾向于維持原狀。在創新基地中,政府引導企業通過共建平臺去主動投入,發揮了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品牌化經營有了更大平臺

  【調查】

  出口制造企業以代工為主,在產業鏈中身處被動,是我國外貿業的軟肋。中國企業什么時候能有在國內外都叫得響的服裝品牌,而不是總為外國品牌做嫁衣裳?

  想法很好,但實施很難。其實很多年前絲綢集團就在國內外注冊了不少品牌,LILY只是其中之一。但在很長時間內,做外貿根本用不上這些自有品牌,出口到歐美的服裝絕大多數是貼牌。大虹橋基地內許多企業都有類似經歷。

  外貿行家告訴記者,外貿與內銷,聽起來只是國際國內不同的市場,但實際上是完全不同的兩個行業。從企業的經營方式到用到的人才、資源、接觸的單位和部門,全都不同。因此過去許多外貿企業嘗試轉做內銷,幾乎鮮聞成功個案。

  不得不轉,又很難轉。調研發現,做品牌與做外貿相比,有幾個關鍵因素是必須增加和強化的。首先是研發,只有企業自己能開發,才有主動權。其次是設計,不同于外貿來樣加工,做自有品牌必須要有自己的設計人才。此外,還要有打樣和展示平臺。由于長年從事外貿,這些企業這些方面都較弱。

  走進位于四川北路上的LILY品牌總部,一個200多平方米的展示中心引人注目。這里布置成品牌專賣店的形式,2011年秋冬新款琳瑯滿目陳列在貨架上。再移步設計中心,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年輕設計團隊正畫著下一季的服裝設計稿子。旁邊的打樣中心內,今年冬季第三波的品牌時裝正在緊張地制作樣衣。在同一幢樓內,還有LILY品牌面向全國不同大區的營銷團隊……徐偉民把這里看作醞釀階段的“秘密武器”。他坦言,這個品牌做了11年,但前9年都沒有贏利,外界甚至不知道是絲綢集團的品牌,“現在還不能靠LILY這個品牌賺錢,但是我知道,若干年以后,很可能得靠它吃飯?!?/p>

  而新聯紡走的是另一條路:依然做外貿,但從簡單的來樣、來料加工延伸到更多環節。金融危機后,一些國際服裝品牌為節省成本,把部分設計業務外包。新聯紡就主動承接,董事長黃勤說:“從設計環節到生產制造都做,這就增加了客戶對我們的依賴度,所占的產業鏈環節長了,議價空間自然也提升了?!?/p>

  市商務委鼓勵新聯紡把這長期出租的老廠房收回來,建造自己的設計、打樣、展示平臺。事實證明,這是個正確的選擇。有了展示中心,客戶眼見為實,直接下單。設計中心更不得了,高薪聘請的設計總監凱文帶領設計師們每月推出設計系列,客戶選中某一個系列,就進行產品的深度開發和設計。在這個過程中,新聯紡也在慢慢為自己產品的品牌化經營之路積蓄能量。

  【思考】

  沒有政府推動,外貿企業轉型之路也要走,但可能耗時更長、更艱難。有了政府引導,企業更積極?;蛟S最終不是所有外貿企業都能成功轉型,但這是個集聚平臺,更是個交流合作平臺,還可以是孵化升級平臺,能夠在更大程度上推動更多的外貿企業,來減輕“轉型之痛”。

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电车痴汉